您好,歡迎訪問內蒙古招標投標網
當前位置: 首頁 違規公示 正文

招標代理因銷毀投標文件進監獄

發布時間: 2019-06-28 瀏覽次數:782 加入收藏
被處理單位名稱:
被處理單位地址:

招標代理人員受他人指使,在投標現場偷偷將排名第一公司的重要文件取出,扔進廁所抽水馬桶內沖走銷毀,導致該公司因缺少一份文件被否決投標。

干招標的老鳥們或許以為這是個段子,畢竟開標現場眾目睽睽之下將投標人的文件抽走銷毀,相當具有難度,但這一切卻真實發生在安徽省石臺縣2018年度農田水利“最后一公里”工程招標項目中。
近日,安徽省池州市貴池區人民法院以該招標代理人員吳某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1萬元,追繳非法所得5000元。

那現場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呢?
2018年12月3日,石臺縣2018年度農田水利“最后一公里”工程招標項目招標會在石臺賓館舉行,工程招標控制價為624萬余元,吳某作為該項目的招標代理專職人員在現場負責拆標書、整理招標文件材料等工作。

案件中的另一投標方陳某掛靠安徽某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參加投標,在初輪競標中有10家公司入圍,其中安徽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排名第一,陳某掛靠的公司名列第二。

隨后,現場招標代理工作人員要求入圍的10家公司遞交參與競標的資料原件,由評標委員會對競標資料進行評審,入圍公司遂遞交原件。此時,陳某在現場向吳某使眼色暗示,吳某走到陳某身邊,陳某指示吳某把第一名入圍公司文件袋中的無拖欠農民工工作證明給他。

吳某明知該行為嚴重違規,仍將入圍公司的招標文件材料全部抱出會場,幫助陳某查找,陳某將第一名入圍公司投標文件中的無拖欠農民工工資證明取出后帶到賓館一樓大廳廁所,扔進抽水馬桶內沖走銷毀,導致第一名入圍公司在評審階段因缺少該文件被否決。

事后,陳某通過微信向吳某轉賬5000元作為好處費。

然而,在評標結果公布后,第一名入圍公司對“否決投標”的決定不服,提出質疑、投訴,并向公安機關報案,最終以該項目中標結果被修正,相關串標當事人鋃鐺入獄告終。


看到這里,小編不由得感嘆,果然財帛動人心,更使人智商降低。都9102年了,如此漏洞百出的串標手段竟還在上演,也不知道是小看競標對手的智商,還是將法律的準繩和心中的道德律均視之為無物呢?

話說回來,在電子招投標早已不是什么新鮮概念的現在,本不應該存在這樣簡單低劣的暗箱操作,在電子招投標模式下,投標文件一旦加密遞交,任何人都無法篡改、替換,且招投標各方主體在電子交易平臺上的操作均能留痕追溯,這就從技術和實現方式上杜絕了在開評標過程中像案例中這樣“銷毀”文件的可能。

此外,電子招投標的出現,為識別圍標串標行為提供了更多方法,例如檢測投標文件上傳的IP地址是否相同,制作投標文件的機器碼是否相同,加密投標文件的密鑰是否一致、投標文件的相似度有多高、投標報價是否存在規律性差異等。這些方法的應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圍標串標的難度,使得違法成本增加,從而遏制圍標串標行為。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巨額的項目利潤前,這些小額的成本投入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想要規避這些檢測手段也并非沒有可能。事實上,許多圍標串標行為通常在正式的招標程序開始之前就發生了,以至于招投標過程完全流于形式,看似手續齊全、資料完善,實則不過是對真相的粉飾。

如果直接識別的方式總是能使一些人提前做好準備,那么是否可以利用一些隱藏的痕跡和信息預判風險,為交易的公平公正增加一道防線呢?

基于這種考慮,業界開始探索一些新的圍標串標識別形式。例如通過投標人的歷史投標記錄和抱團行為分析判斷投標人之間是否存在圍標、陪標嫌疑;通過對投標人進行關聯關系查驗,判斷投標人之間是否存在聯系,例如兩個投標人在同一平臺上留下的聯系方式相同等等;通過不同地區之間的市場主體信息互聯,及時獲取同一投標人在其他地區是否存在不良信用記錄、風險程度高低等。然而,這些方法更多源于一些企業在采購監督方面的探索,要想在工程招投標或者是政府采購領域嘗試,還需要進一步完善規則。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同樣,有利益的地方,就無法避免人心對于金錢的渴求。在利益的驅使下,當收益高于成本,自然有人鋌而走險。而在治理招投標“灰色地帶”的過程中,電子招投標所提供的僅僅是工具。除此之外,由前,需要以制度為基石,為違法違規行為劃出紅線,縮小權利尋租的空間;在后,應當以法律為武器,從嚴懲處違法違規行為。而在這一過程中,對圍標串標行為,尤其是投標人和招標人、招標代理之間串標行為的識別和取證,是公認的難點。

回到本文開頭的案例,在公安機關立案查處后,該項目的中標結果最終被修正,相關當事人也得到了應有的處罰。然而,還有許多項目中,盡管招標人、代理機構等發現投標人存在串標行為,但如果沒有產生實質性危害,出于顧慮,也常常采取息事寧人的方式,不揭發此類違法行為,這更縱容了圍標串標行為的滋生,也是人們不把“串通投標罪”當“罪”的原因。

總之,招投標中這些“灰色操作”的治理,是一場艱苦的持久戰,打好這一仗,有賴于人們觀念意識的轉變,也有賴于管理手段和工具的演進。希望未來這樣的“新聞”少一些,招投標行業的風氣才能更清正。


湖南快乐十分软件工具